河北农村的春节


明天起早就要去坐火车回老家过年了,提前问大家过年好,大家一起来聊聊各自家乡的春节是怎么一个过法,也是怪有意思的。所以我先开始。

很多人都不知道,在天津以南山东以北,河北省其实还有一个小的入海口,我们县就在那里。然后再说我们乡也很有意思,名字叫“齐家务”,其实原本的名字应该是“起大雾”。相传历史上有一次很大的战乱,我们那里因为起了大雾没有被发现,我们乡才得以保存。我的先祖 600 年前来到我们村,用我们的 family name 命名了村子和村里的河。从此世代生于斯,葬于斯,就我这一支而言,我自己是第一代出村子的。

我小的时候,进了腊月20,小学就放假了,我们就开始了狂欢。白天放鞭炮,晚上出去捉迷藏。我妈的任务是开始蒸馒头,一锅接着一锅,家里那种烧柴火的大锅,一连蒸上十几锅。一来,是看见堆满半间屋子的馒头,包子和豆包,很喜庆;二来,过年后就是很紧张的走亲访友的活动,也确实比较忙了。小孩子们随着年三十的临近,会兴奋的心跳越来越厉害,玩的太累了晚上就会尿炕。

真正的活动是从年三十的当天才开始的。尽管我从来都疯狂的喜欢过年,但是却非常不喜欢年三十这天的下午。因为那天我会很兴奋,然后会去找我同学,但是他们都要帮家里包饺子,我们那里三十晚上要吃素馅。我妈疼我,不让我干活,每次我插手弄一下,她都会跟我说:废物,滚!于是我就到各家串门,到谁家都是讨人闲。

临近晚上七点,it’s party time!大家把玉米秸秆堆起来,再用铁丝绑成一个两米多高的塔,在村子的主要街道上每隔几十米就是一个。天刚一黑透,就开始点火。老少爷们就都围过来烤烤屁股,小孩子们拿着鞭炮从一个火堆狂奔向另一个,到了就扔一个炮仗进去。老人们会注意看,等到火把塔烧塌,如果倒向西南,那么来年就是西南收成好。

吃过晚饭,我们本家的人就都凑在一起了,然后开始串村。初一早上才叫拜年,这个叫做辞岁,其实跟拜年一样,就是去的门口比较少,只去本姓。进到一家,先拜祖宗牌位,然后进里屋给长者问安。我从小就喜欢到处给人家磕头,给祖宗磕完,如果屋里有白发的老者我也会。本家的爷爷奶奶们,我当然都认识。到了初一,基本上是见门就进,有些我不认识的老人我也给磕头。有时候人多屋子小,大家跪了一片,我经常跪在门槛上。我这应该算厚道吧,不算是傻,我弟弟就比较奸猾,从四五岁的时候我就带他,不过他是能躲就躲。

辞岁回到家里也就是晚上八点多,爷爷奶奶在时,我们一大家几十口会凑在一起聊天。最近几年,我都会回家跟父母一起看春节晚会。我的几个兄弟则会去打麻将,我从来不去。不过即使是这些打麻将的,也没有一个敢不在12点的时候各就各位的,因为这是三十晚上最后一个活动:上供,祭神。焚香放炮,摆上6碗饺子,朝东西南北磕头,最后把纸牌位烧了,上写:全神之神位。

初一早上8点,拜年结束,之后要祭祖。大家用手推车,推着烧纸鞭炮,全村所有男丁都会到墓地,在新年的第一天,他们还没有吃饭的时候,给老祖宗们送钱问安。人们说老祖宗们走的很远了,不把声响弄大点他们听不见。所以等人到齐了,墓地里就开了锅,下面满地是火,鞭炮乱蹦,天上二踢脚的爆炸声响成一个了。我一般都会用手捂着耳朵,不然还真是不行。

我们那里办丧事都是喜丧,我们叫白喜事。所以上坟的气氛也是狂欢的。回来之后,这个年就算过完了。但是小孩子们的期待更加的高亢,因为正月十五就在眼前。回头有时间我在写写我们那里过元宵节是什么样的,今天先写这么多吧,我得去收拾行囊了。


欢迎所有朋友加我微信:happypeter198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