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时期,我的三位程序员偶像


每当有人在我面前大谈理想的时候,我容易想到的一句话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如果我吃穿不愁,那么民主自由艺术浪漫,我想怎么谈都可以。但是人生最大的矛盾就是:我们每每有最最高尚的追求,但却次次都归于放弃,原因只有一个:我们要吃饭,我们需要钱。

谁没有过年少轻狂,没有幻想过金戈铁马的事业和一尘不染的爱情,中学时我们是没有自己的选择的,所有的力量都要交给万恶的高考。到了大学,我身边的很多同学都憋足了一股劲,想要握紧自己的梦想。大家付出的辛苦,充满了心酸血泪,每当想起就让我感动。就我自己当年在石家庄所读的普通本科院校而言,因为眼界的局限,注定了我和我的很多朋友们不管多么努力,都是没有希望的,其实最终大学四年下来,等待我们的都是枯燥的工作和连基本人格尊严都保证不了的生活。别的系我不敢说,我们电气学院这边是这样的。

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专业方向是最重要的。

06 年我在北京读研一,那一年我的专业方向开始逐渐的从电力方向本身,转到了电力工作相关的编程工作,那是我的转机。我逐渐把自己培养成为一名程序员。从那以后,我把我自己的职业发展分成三个阶段,每个阶段都有一位伟大的程序员给了我终身的启发。现在跟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阶段:06~09年初。这段时间我主要学习自由软件( http://www.gnu.org/ ) 。我的偶像是 RMS ( Richard Stallman )。我自己从小受儒家影响比较大,愿望是当个大官,经纶济世的那种。自由软件的博爱共享的思想让我很受震撼,甘心的去写代码,觉得这个事情还是很符合我从小的价值观的。大概是在 07 年,我突然觉得自己的腰杆硬了。以前我感兴趣的东西赚不到钱,现在我找到了一种感兴趣同时又能养家糊口的手艺了,终于可以堂堂正在的做人了,没有人能再骑在我头上拉屎。

第二阶段:09~11 年。我在北京上班。我的偶像是 Linus Torvalds,Linux 操作系统之父。当前世界上运算速度最快的10台超级计算机应该全部都是使用的 Linux 操作系统,可见 Linux 有两个特点: 第一很大第二很精密。我自己从小都被灌输一个谎言,那就是如果你想做一个很大很精密的东西,你就需要一个绝对服从领导的大组织,大家放弃自己的个性,事情才可以做出来。Linux 的生产过程恰恰是一个反例,Linus 曾经说过,Linux 的成功源于每个人都是自私的,每个人都在向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狂奔,但是在一个公开透明的游戏规则下,这些力量达到了一种制衡。我眼中的 Linux 是一个带给人类希望的社会现象,让我感到能做一些 Linux 相关的编程工作真的是很幸运。

第三阶段:11 年至今,我开始创业。我意识到我需要做好一点小事,服务好我自己的一个小的客户群体。RMS 和 Linus 都太精英化了,也都太依赖于西方的人文土壤和公益环境,对我来讲没有实际的可操作性。我希望能在保持激进思想的同时,找到可以操作的生财之道。这时给我启发的是 RubyOnRails 之父 DHH,他自己就是一个 20 几岁才开始学编程的草根创业者,对我而言可参考性强。

要说明的是,选定新偶像并不是背叛旧偶像。因为他们都是做开源的,本身就是一条线。没有 80 年代GNU 运动,也不会有 90 年代的 Linux,RMS 和 Linus 都是免费 Unix 的开拓者。没有开放的 Unix 平台,也就不会有 DHH 搞的互联网开发这个世界了。大家都是在开发自由这一条线上一路向前。

感谢这三位,他们让我的梦想和赚钱对接。


欢迎所有朋友加我微信:happypeter198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