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几件事的对错


小路弯弯,我的自序的第五篇,来聊聊多年前我发生判断困难的几件事情。其实判断一个事情的对错总是有参照系的,我的参照系就是赚钱,年纪越大就越发现道德都是用来骗小孩儿的。刚刚听到徐小平老师的一个说法

网红就是那些不依赖于权威认证而成为权威的那些人。

要是这么说,我自己摆脱公司的管束也已经有六七年了,也算一个标准的小网红。我自己的水晶球告诉我,未来几十年,人人都是网红,所以下面我的判断都是基于这样一个互联网的个人崛起时代来做判断的。好,你现在了解我的思路了,来开始讲故事了。

学什么不重要,学习能力最重要

这句话是我大一的时候,那是 2001 年了,我一个同乡的师兄告诉我的。后来这个师兄考研去了天津大学,当时觉得佩服的不行,为学术而学术,不为五斗米折腰,有范!现在想想这个就是屁话,怎么学习内容能不重要呢?我是学电气工程的,保守估计,学校的课程有 90% 是完全没有用的。如果你就是死心塌地跟着学校的课程走,最后也就只能考研或者去电力局,注意,这都不是成才之路,都只是去努力给自己找个磨,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长了个驴脑子。

我大学的时候是我们班逃课最多的一个人,如果大学可以重来,我宁愿多逃一些课。那干什么呢?最大的一个事情,应该是写作,拼命的多写,让自己写文章就像和朋友聊天一样自然。然后就是演讲,然后就是搞艺术,绘画至上,音乐其次,天天拼命打篮球没什么不好,但是如果能学点舞蹈,长点骚情,就更好了。总之,就是让自己成长成为一个更水灵灵小可爱,善良又善于独立思考的人。我自己当时逃课就是为了学英语,这个我总说是我人生最正确的一件事情,一方面是我目前搞编程,工作需要,另一方面就是因为“我世界的界限来自于我语言能力的界限”,英文打开了我的另外一个世界,让我更能包容新思路,更能对中国农村的传统持有一点不是那么“神圣不可侵犯”的态度。

我心就是上帝

“God is My Heart”,这句话是我2011年在河北经贸大学做公益活动的时候,遇到几个土鳖加拿大人过来跟我磨磨唧唧的传教。我对宗教总是有敬畏,但是对于那些迷信宗教的人从来都是瞧不起的,跟我们农村老太太没什么区别。所以,我不耐烦到了极点,才说出这样的话:我心就是上帝。

我现在相信的是心外无物,人心就是天理,人性自由就是最高价值,其实也都是些烂大街的康德哲学世界观。扯起这几大旗,我就有勇气去骂一个广受尊重的一位老师是混蛋了。那是2002年,我大二的时候,每天都在折腾托福 GRE 这些狗屁考试,好像自己真的能去美国一样。所以就像其他课程一样,大二的概率论的课程,我一个学期也就去过一两次,坦率的说,他的课真是很棒的,数理思路清晰也很幽默,他是老北京人,张嘴就说:“我们北京有这么个事儿很有意思…” 。到了期末,我去找他的时候他就漏出狰狞面目了,平时成绩一分没有,也就是说我需要考到90分才能过。我靠,就我的水平,60分都不保准,90分纯粹妄想,于是就挂了,于是大三又重修,靠,一坨屎。

那是2002年,到现在14年了,回望过去,的确我去准备哪些傻逼出国考试也是完全愚蠢无价值的,我也对那位老师对于授课的付出表示敬意。但是仍然不排除,我现在要骂他一句老王八蛋。因为他有明显的师道尊严的思想,总想为年轻人指出一条金光大道。那个事情我是做错了,但是我也绝不允许别人用强硬手段来表示他们的正确,这个不是一个教育家应该有的态度。而且今天看来,我作为一个年轻的从业者最缺乏的是美育,也不是数理训练,所以那个老头子所坚持的东西其实也是错误的。

相比之下,我的电路原理老师我就非常感谢,她当时不到四十岁,温柔大方,课讲得也是非常棒。但是那也是在大二,她的课程我一样是都逃了,但是记得考试前我找她的时候,那时候非典流行病恐慌刚过,她微笑着对我说了一句话让我很难忘:“大的灾难来临,你才知道自己有多么无力和渺小。” 最后平时成绩给了我一个中等,我再努力一下,电路课我顺利通过了。看看,这是什么样的襟怀境界,每个人的人生都是那么的复杂,你自己都活不明白,怎么有脸去干涉人家的生活。

逃课和特立独行

为啥我的文字总是会充满苦大仇深呢,是不是容易让你怀疑我每天便秘呢?好,来说点有意思的。大学一般大家都是12点吃饭,刚下课对吧,大家呼噜呼噜直奔食堂,壮观啊。不过我可能是那种更能体会这种壮观的人,因为大学四年我基本上天天都逆行。因为我逃课,天天就在教一自习室。同时,我是个生活极其有规律的人,每到十一点半准时去二餐厅吃饭,而我们班的那些人呢,也都是去二厅吃,所以正午十二点,汹涌人群中,我和他们擦肩而过,差不多这是他们一天中唯一能见到我的一次了,晚上我回宿舍的时候,都已经熄灯了,所以他们也都睡了,只有我们老大他们几个有时候还在楼道吃方便面,见到我就说:嘿,科学院院士又回来啦!

我常说我是我们班最勤奋的一个,因为我是上自习时间最长的人,这个没错。但是,我不太自信的地方,就是我的特立独行,而我的蛤蟆长毛的个性,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懒得出奇。逃课的好处就是因为我懒得排队打饭,考试经常会挂是因为我连小抄都懒得打。研究生最早跟导师吵起来也是因为我懒,任务总拖着,而且我这个懒还会加上我非常拧的脾气,这两个缺点在我遇到我无聊的事情的时候会直接左右我,让我显得很傻逼。但是我又不希望让同学认为我又懒又傻,所以每天改行装逼,就是谈理想,每天到我们隔壁宿舍,扯开大嘴:“君子上达,而小人下达…你,小孙,你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吗?“。

好,事实证明,装逼和逃课都是有代价的,大四毕业了,学习最好的一批学生都去华电西交清华读研了,差一点的能找一个每月2000的工作,我自己基本是找不到什么工作,因为我就是英语好,其他科目其实真的成绩很差,用人单位根本看不上我。大四那年,有几个月挺自卑的,经常问自己:小王,您这装逼装到灵魂层面的人,谁会给你开工资养家呀?

哈,我们把镜头拉到十年后的今天,我的每小时工资超出我们班所有的人,同时我真的觉得我不是我们班最勤奋聪明的,他们有几个人真的是非常能吃苦的,我觉得我收益最大的点就是永远不做大多数,将特立独行进行到底。人生在世,随性一点又何妨。

中国传统文化

我家是河北农村的,第一,祖先600年从没有出过村;第二,太爷爷是教书的。所以我从小就是这个池子里面泡出来的,后来五年级,我自己买了《论语》,初一时,我最佩服的大表哥给我买了《三百千》,也就是《三字经》加《百家姓》加《千字文》。首先要说明的一点,社会上的文盲广为传颂的一些观点,例如”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些狗屁其实要么不是圣贤说的,要么就是断章取义的。我们的主流孔孟之道里面有大量的积极思想。”人皆可以为圣人“,”养吾浩然之气“,很多观点就是催人奋发的。

但是我今天想说的是被世俗化了的传统文化,就是害人。鲁迅说:”三千年的仁义道德,不过吃人二字“,我小时候因为这样的说法长年骂鲁迅,但是真正到了北京发展,真正理解了现代社会的运行规则,其实慢慢觉得胡适先生的”全盘西化“也不是没有道理的。OK,说到现在有点给传统文化扣帽子了,我最讨厌这种做法了。其实我这里也并不像争论到底东西方文化哪个正确,我只是从我一个猥琐的赚钱的角度来分享一下我现在的感受。我要坚持的就是大家要有开放的心态,不要狂热,不要攻击,凡事不要那么绝对。

传统农村的宗族家庭文化是兽性的体现,东方西方文化其实都是容不下的。西方现代化这一套就不必多说了,推荐 英国个人主义的起源 这本书。从《罗辑思维》节目里听来的观点,个人财产独立,是整个英国现代化思想的起源,而当代我们中国的所谓的现代化的政府,银行,企业,所有基础设施基本上也都是基于英美的现代化思想,所有的起点是尊重个人独立。还是那句话,我们不聊对错,只谈钱。我自己作为一个持有中国农村最保守传统思想的人来到北京,当年发现一切都不对劲,文化的冲突,对个性的压抑,就是我们在现代社会赚钱的最大障碍。我很多同学从农村出来十几年了,还是老一套,言必称家庭最高价值论,结果混得都很惨,因为他们从不读书,从不思考,对父母亲情有着宗教性的狂热,把人生意义全部放在传宗接代。其实真正的东方文化也不支持这种小团体主义的,古语云: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今大道既隐,天下为家。孔子确实提出:父父子子,君君臣臣。但是这只是礼法,用现代化的观点来说就是法律,法律是需要根据社会实际情况随时修正的。连孔子自己也说:”君子之于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义之与比“,意思是说,大丈夫处世没有什么是绝对正确的,最重要的是要符合“义”,”义者宜也”,就是因地制宜的意思。

现代社会有了法律体系,所以农村宗族权威已经瓦解。但是农村的家长权利依然如猛兽不受控制,很多弟弟妹妹因此葬送了前程。见得多了,不免愤怒,你们长辈之间起各种矛盾我不管,拿出父慈母爱的这一套蒙骗 Peter 老师的学生,Peter 老师就是要跟你们干一架。

结论

好,就扯这么多了,昨天跑马拉松真是累了,今天写文章好像在说醉话,你随便一听,就当朋友之间的扯淡了。


欢迎所有朋友加我微信:happypeter198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