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casts 要做一件什么事


http://happycasts.net 是我个人的每周视频播客,她刚过完两周岁的生日,所以今天作文以记之。说说她从哪来,又要去哪?

如果我说我在北京做过程序员,这没什么,中关村满大街都是。但是,如果我告诉你 2011~2012 期间,我曾经去全国多个二线三线四线城市的高校里,培训当地的大学生,教他们学编程,那么这个还是比较帅的。想象一下可以把一些新的技术和职场理念带到一些比较闭塞的大学里,给那里的弟弟妹妹们很多的 whaha moment,当然是让人自信心膨胀。

膨胀之后可能就会玩出更多的新花样。2012 年夏天,我把家搬到了石家庄的一所大学的家属院里,住在四楼,阳台上望去可以看到五只羊四条狗母鸡公鸡无数。开始在那里做公益活动,试图构建一个学习型社区,推广一些我希望大学时候的自己被告知的一些学习理念。先来看我当时写的一段日记:

我要在这里来作职业培训,但是是那种理想加吃饭的,所以需要大家学好几年,而普通职业培训只要几个月。理想加吃饭只是个概念,具体的做法是,还是象学校这样作长期学习,但是日常学习直指职业素质。举例来说,学英语的目的不在为四六级的高分,而是专注职业素质:用英文,书面的或口语的直接沟通客户,或是借鉴国外的先进理念。这些东西其实是要长期功夫的。

上面的这段内容是我当时写给自己的,标题可以叫做“我到底来石家庄干嘛?”。接下来的实际行动就是每周组织编程小组和大家沟通,不过,时间不长我就发现自己的话语其实都是比较空洞的,而大家也不太可能听了一些空话就改变他们一直有的想法,师弟师妹们依然像我自己十年前那样,瞄准的是考研和考公务员。所以,最终我雇了一位很有知识,思想也很叛逆的美国人来主持我的活动,于是后面的两个学期,活动其实就成了英语角,我每次也都去,但是也基本上不跟大家提编程的事了。

记得当时经常在学校里乱逛,校园里树木参天,天气阴郁。憋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决定把我做学习社区的想法从线下转到互联网上,把每周见大家说一些假大空的话转变成每周录一个的技术点的演示视频。这样 happycasts 就诞生了,她专注的是网站开发中的一些实用技巧。

happycasts 想要达成的目标有几个:

第一,让大家放弃对考试的追逐。考试不是学习,而是让自己依附于大组织的敲门砖。我自己是电力专业的学生,考研到北京,曾在一个教育部重点电力实验室待过3年。敲门砖给我带来的不是温饱,而是一些骑在我头上拉屎的领导。得到温饱的是领导,不是我。

第二,让大家对创作发生兴趣。变得富有的方式不是剥削别人,而是自己动手创造财富。而要培养大家的创作热情,需要的不是我去跟大家说很多豪言壮语,而是要让大家看到,我自己是如何的喜爱编程这项劳动的。

说到底,不管是线下和线上,如果努力都能达到上面的目标。现在来说说,为什么我喜欢线上的这种形式:

首先,作者情怀。我总喜欢死抠一些细节,把一个东西不断改进。线下教学比较多的是服务,线上录视频更像做产品。

其次,互联网的聚拢效应。我从石家庄灰头土脸的回到北京后,一位朋友跟我说:线下你接触的人少,很难聚拢起足够多的有同样兴趣的人。我觉得这一点也很重要。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服务能力。Udactiy 的创始人一辈子都在斯坦福的课堂上讲课,那一年他把课程录成视频放到互联网上,结果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这几个月来我的课程产出的影响力,超过我之前所有教学工作的总和。所以他很快就从斯坦福辞职了。我自己的感觉也是类似的,每次我打开 happycasts 的后台 log,看见一个个的新的 IP 跳出来,自然是很有成就感。但是如果让我用线下授课的方式,肯定是很累的,而且也服务不了这么多人。

话说回来,happycasts 到底要干什么呢?就是要让人找到 happiness 。我自己的观察,很多单位里人们不快乐的原因是大家都在试图抢夺资源,那么让自己的一生快乐起来的最重要的一步就是让自己避开这种狗咬狗的游戏。转而自己努力创造资源并和别人分享。我的一位来自奥地利的朋友喜欢一句话,送给大家作为本文结束语:Doing programming to carry humanity forward。


欢迎所有朋友加我微信:happypeter1983


>>